📺林阿倔/阿信/Z。
📽我生在当时你幻想的未来里,
📻那份狂热和冲动,早已冷却的如今

 

【剑凉】612

捞一下旧文

清水。深夜催眠犯困风。

大写的四个字:意味不明。

应该是有崩皮。

是在很困很困的时候写出来的,看起来可能会有点无聊。

不要去考据文章的逻辑性。众所周知,我这个人根本就没有逻辑性可言。

不要纠结剑介的瞳色啦……

1

在一切发生之前,这里只是一个很小的地方。

每天按照程序做完该做的,剩下的就是去思考在这个世界的范围内能被悉知的任何事。然后什么也都不会发生。抱着一种奇怪的期待去持续这样的生活。

如你所见,这个世界是平静的,纯净的,苍白的。冬季的白色天空飞过几只鸟雀,这些剪影滑动地异常的慢,像底片一格一格地映在瞳孔中。它们应该停留在了远方的树上,没有树叶的细长黝黑的枝干。

他躺在自己的沙发上,动作缓慢地在毛毯下翻身。这里很温暖,不会有人来。

耳机里播放着悠长的旋律。他盯着眼前窗台上的一朵玫瑰。它在一盏玻璃容器里,插在下面的一小堆泥土中。这些只能维持它存活很短的时间。但它还是活了下来,这让他觉得不合理。

但是能够活下来,在这个水晶般精致的囚牢中生长着,它就是幸运的。于是他把它放在窗台上,它就能透过玻璃看见遥远的阳光和雨露。

他又有些倦意,觉得明天应该不会到来了。

2

回过神来的时候,被告知要去录音室录歌。

走在路上的时候,剑介说,你的嗓子好像最近不太好。是不是因为天气凉了,有些感冒了?

他说,我才没有嗓子不好。我好得很。

说完之后还试着做了一些简单的发声练习。音色很完美。这家伙瞎说什么啊。

但是剑介还是把自己的围巾围在了他身上。那是一条很厚实的绀色毛线围巾。上面还带着剑介的体温,还有他身上纯净的香气。

很安静。他听见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。

确实暖和了一些。

他记得自己好像很不喜欢和他人的物品混用。但是这个举动他却能够安心的接受。

因为他是剑介啊……

剑介看着他,笑着说,这个颜色和我的发色真像啊。

他把脸埋在围巾里。他也把视线投入那双同样绀色的瞳中。

……已经习惯了。

带着它去了录音室。卫和昂已经早早地到了那里。昂的声音依然很好听,在干燥温暖的空气中显得越发澄澈。卫有些昏昏欲睡的,想起来曾经什么时候他似乎一直很缺乏睡眠。

于是昂就唤着他,说,这样的话还是让凉君先来录吧?

他说,让剑先去吧。我有些累,想坐一会。说着坐在了录音室的沙发上。

今天,并不是很冷。他只是觉得累,觉得昏昏欲睡。他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,感觉好了一些。又将这杯子里的水灌入茶几上的花瓶里。

透明花瓶里有一枝玫瑰,在常年的暖气中已经绽放了。边缘的花瓣有些坠落下来。尽管下面已经有水,这样的绽放也已经是它最后的鲜艳了。离开了土壤以后,它的生命很快就要结束。这透亮的玻璃和清澈的水,此刻象征着它的脆弱。

剑介不一会就从玻璃对面的隔间里出来了,坐在他的身旁。

剑介看得出他的疲倦,也只是轻轻地摸着他的头发不说话,手掌意欲覆上他的双眼,是想让他在这里就睡过去。

他挡开剑介的手,赌气似的站了起来,还伸了个懒腰。他对昂说,下一个让我来。

没关系吗?看你今天似乎状态不太好的样子呢……时间并不赶,撑不下去的话明天再来也是可以的哦。

他揉了揉眼睛,放下了还围在脖子上的绀色围巾。他径直往前走去。

3

天黑了,潮湿的雨水落下来。空中密布着乌云,看不见星星。

他仰头望着窗外,云层盖住天顶,绀色的雨夜笼罩着这颗小星球。薄纱的窗帘飘荡着,风从窗口灌进空旷的房间。空气的温度下降了一些,他没有知觉。

试着唱歌,觉得声音喑哑,被窗外密集的雨声盖住。一道雷打下来,映得房间闪着光。一声清脆的爆裂声,地上是玻璃的碎片。

那朵玻璃罩中的玫瑰花躺在地上,本就疏松的土壤也离开了它。

他站起身来动了动,关上窗把窗帘拉好,点燃了火炉。火苗跳动着,房间里燃起了暖暖的光。夜色渐渐深了。雨水停止了躁动。乌云在天顶翻滚着逐渐飘散,显出一两颗寂寥的星星。

4

剑介躺在他身边。

睁开眼看见这双浓绀色的瞳,云层散开,眼眶中带着雨后潮湿的水雾,里面的星星闪着温柔的光。他时常会误以为自己抬着头在望着天空。

昏暗的房间就开了一盏灯。暖色的灯光只描出他脸的轮廓。

被子裹得他有些出汗。他掀开被子的一角,将手臂露在外面,却又被剑介塞了回去。

我又睡着了吧?他深呼吸,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清醒些。

全文见评论石墨

评论(5)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