📺林阿倔/阿信/Z。
📽我生在当时你幻想的未来里,
📻那份狂热和冲动,早已冷却的如今

 

关于G组的花仙设

记录一下


蒸散梦才能永恒:

growth本身就有万物生的意思,所以现设定一个四人处于拉贝尔大陆的状态。(不接触原作剧情体系)


瞎扯皮。


koki君是勇气国对面意境原野的边角处一个小国家的王子。生着蓝色偏紫的触角,和勇气仙子还是有点不一样的。翅膀相对而言大一些,呈深蓝色。


该国家比勇气国气候更加炎热,所以生态体系也不同。在水源附近植物会生长地更茂盛一些。居民大多居住于仙人掌里,或者是爬藤类作物结的果实中。比如王子koki君,所居住的宫殿原本是一个蜜瓜,经过精密雕刻和魔法工艺,使得宫殿里的设施晶莹剔透,几十年如一日的能够四处闻见草木和水果的香气。


所以也显得坐在宫殿里的他看起来十分的神圣,不食人间烟火,眼神沉寂还有些高傲。被评价为绝美的容颜,令人怀疑是不是花神的使者。但他并不是一个深居简出的人,也没有那么冷漠,他热爱这个世界,经常跑出去。炎热的天气使得出行总是要穿上白色斗篷。但他的子民都能第一眼认出戴上兜帽的他。他的标志就是阳光下耀眼的金发,有些通透的浅色肌肤,还有河水一般湛蓝的瞳。是如果在认出他以后把他叫住,他可能会突然停住,然后回过头来对你淡淡地微笑,眼神里是有一点点惊慌和害羞的。


宫殿后面的湖边有他的御花园,里面种着一些他自己喜欢的花。他喜欢在湖面上种一小片紫色的鸢尾,也喜欢站在爬满木架开满紫藤花的长廊里散步。有时候他会带着他的宝贝竖琴,独自在御花园弹奏不知名的曲子。到了秋天丰收的时候,他也会采摘花园里的水果,制作一些小甜点。


外人了解的他是疗愈系魔法的专家,是代表光明圣洁的存在。但在人们不清楚的地方,他是在一直几十年如一日地修习禁忌的黑暗魔法的。为什么呢?不知道。





在美丽湖最角落的地方,算是层层的荷叶围绕堆叠起来的人迹罕至的郊区地带,水面上还会有一些杂乱的浮萍。那里很安静几乎没有人,我们经常可以看见淡粉色眼睛的ryota君坐在一片荷叶上。


他的荷花房子是很小的一个,反正他也不做别的其他什么事。他一直不太喜欢说话,银白色微卷的头发和纤长的睫毛经常被湖面氤氲的雾气打湿,身上的薄纱长长地漂浮在水面上。他抖动着湿漉漉的疲弱的淡粉色翅膀,风干上面的水珠,眼神中透出不善的意味,于是水面就起了一丝丝波澜。很多见过他的人都说以为这是一位少女,看起来阴森森的。甚至也有人说他是水妖。


然而他们是选择性忽视了他头上粉色的卷曲触角,因为他的美太具有攻击性了。大概是因为常年的孤独,久而久之也变得难以接近。所以他几乎只吃湖边采摘下来的莲蓬和菱角,以至于吐息之间也带上了水中清冷的香气。


他具有操控水的魔法,这是很多花仙都不曾涉及的领域,也难怪会被当作是异类。他喜欢潜入水中去和小球藻小鱼们玩耍,是别人不知道的事。冬天的时候就窝在温暖的花苞小房子里,偶尔冒出头来看看下雪的天空和结冰的湖。春天他喜欢看桃花纷纷落下,漂在水面上。在夏夜里,会悄悄拨开层层的荷叶眺望对岸黑暗的森林,想飞过去试图触碰那些萤火虫。在黑色的森林里,好像也会有谁在望着他。


如果试图和他聊聊的话,我们会发现,他也只是一个天真而脆弱的小少年。






今天的ken君依然穿过了灌木丛边的集市,篮筐稍微有些沉,是因为装满了苹果、柑橘和南瓜,丰收的季节总是令人激动的。毕竟他身体比较结实,这点当然不成问题。他笑着对街上的熟人们摆摆手,说不用帮忙了。


在爱心国,深蓝色的头发和墨绿色的眼睛是比较少见的,仙子们都说ken君生的漂亮,就像仙蘑菇地的星空一样。于是他就笑着抓抓头发,看起来有些傻,笑起来散发着橙花的甜香,仿佛是热腾腾的花蜜一样。


但是他虽然朋友很多,却没有多少人真正地了解过他。他每天都笑容满面地回到绿灌木丛的木屋中,轻声叹气。幸好天气干燥,不至于让他在湖边感觉阴冷。他非常怕冷,冬天只能蛰伏在他的小木屋里,点上火蜷缩在被炉里,仿佛冬眠的昆虫一样。偶尔起来摘几个柑橘吃,或者炖一碗蘑菇汤暖暖身体。也正因如此他会喜欢尽量和其他仙子们一起聚会喝茶,也许这样就不会觉得有多冷,有多孤单。但又常让人觉得他与世隔绝,几乎从不关心外界发生的事。当有人和他提起的时候,他就只是笑笑说,是这样吗,哈哈。


别人都不知道,他并不是仙子。ken君是一个花妖,他从来不用魔法,因为花妖的魔法被认为是邪恶的。虽然他并没有什么其他想法和目的,但这样的身份却成了一种类似原罪一样的状况,看起来很麻烦。所以他伪装成一个不太擅长魔法的随和轻松的样子,生活在这片小森林里。


他喜欢夏夜里被萤火虫点亮的整片森林,从森林的尽头向外望去,可以看见一条河,水面弥漫着雾气,接着是层层叠叠的荷叶,荷叶上坐着一位美丽而孤单的少年,正在远远地看着他。隔空对望的信息需要他慢慢解读。






mamoru君住在暗无天日的树屋里。在枝叶遮天的地方总会有着浓厚的人文气息,阳光在茂密的树叶缝隙中散落的地方是智慧的仙子们灵感的源泉。参天大树上的树屋中陈列着满满的书籍,树脂凝结的琥珀包裹的植物标本、昏暗的房子里忽隐忽现对的魔法阵的光晕,都能代表这个地方。只有mamoru君的小屋,藏在隐蔽的一处树梢,毫不起眼。


如果要走进房子里,那么打开了门就最好不要关上,以免在这逼仄狭小只能投过一丝光线的小屋里找不到路。小屋的主人还可能会笑呵呵地提醒你,不要转身啊~那边是魔法试剂瓶~然后心惊胆战地接住被碰落下来的玻璃瓶,小心翼翼地放回那个估计只有他自己才看得见的阴暗角落。


他确实每天就靠着这么一丝光线,创作、弹奏。几乎没有出过门。


但是时常从窗户向外传出去的琴声确实明亮通透的。mamoru君像是生于黑夜中的花仙,紫红色的头发和淡色的眼睛总是给人一种神秘而疏离的感觉。但是只要和他说过几句话,这个印象就完全不存在了。他随和的恰到好处的成熟,加上偶尔抖着绿色触角的冒失可爱,弹钢琴的时候温柔沉浸的神情,是足以让每一个好奇来访的仙子爱上他的。


他是这个文化基地里隐藏的一位自由的作曲家,认识他的仙子们都说他能听见来自异世界的歌谣。可能搞创作的家伙都有一点疯疯癫癫的,他也会经常一不小心进入自己的状态,还说看到了很美的另一个国度,让人摸不着头脑。实际上他好像确实有着自己都不知道的神秘感知能力,连通着黑暗的方向,但在研究自己的魔法之前,他要先开始学会在作法过程中不把法阵和药剂弄坏……

评论(2)
热度(16)
  1. 沢城信司🍫蒸散梦才能永恒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记录一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