📺林阿倔/阿信/Z。
📽我生在当时你幻想的未来里,
📻那份狂热和冲动,早已冷却的如今

 

【纯肉】(宗守)我的小乐队5

CP是#宗守#,依然是纯肉,雷者我允许先跑39米。吃不下的请乖乖出门哦~

是的还有后续。

宿醉,事后操作,道具很多。

这个小乐队是不能好了。

本来想开里篇章,结果懒得想标题,又怕咕咕了,所以就空降sectionA。

这篇也依旧具有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和上一篇(小乐队3,守宗)是承接的关系。大致发生在不久以后。

其实合在一起是两个互攻的小旁友打闹的故事。

(4去哪了,这游戏有点难,暂时先咕咕一下)

腰酸。

守人醒来以后的第一个感觉,就是根本不想起床。尽管浑身酸痛一部分是因为睡得太久的缘故,作息习惯良好的他真的很难在这种,难得的大好悠闲的周末,急匆匆地爬起来。

如果今天有事要忙的话,昨天晚上他就根本不会去浪。活动夜打折的洋酒,十杯十杯地灌下,是平时无法想象的酣畅淋漓。像他这种活的那么清醒理智的人,喝到断片反而是一种放纵。

天气转凉以后,被窝就变成了一个令人难以摆脱使人堕落的地方。窗外簌簌地吹着秋风,带下一阵落叶,风中闻到了金色的秋日香气。

同时,清醒下来的头脑也感觉到了寒意,特别是还伴随着一股宿醉以后的强烈头痛。不过还好,是在忍耐范围之内的。他扯了扯被子,睁开朦胧的睡眼才发现被子确实是被身边躺着的宗司卷走了大部分。

「喂,宗?醒了吗?」他戳了戳身旁正熟睡中的健壮青年的黑色碎发。

「别让我在这种时候感冒啊……」他苦笑。

还好,宗司并没有睡得昏死过去。狭长的双眼被光线刺得难以睁开,浓密的睫毛在清晨的阳光下泛着温和的光晕。

混浊的瞳最终定焦在身边的那张模糊的脸上。最终还是闭上了眼睛,并且用手背遮挡住剩余的光线,缓解眼睛的疼痛。

「喂、我说啊,你可真能浪……」

可能是意识还没有完全飘回来的缘故,他的声音也缓慢而模糊不清。真的过分了,这慵懒到难以忍受的性感。

「哦?我哪里浪了?」

守人撑着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勾起嘴角像是准备开始听故事的姿态。一直很清醒的他对自己神志不清的时候干了什么十分的好奇。此刻的守人,没有了平日里的精致得体,皱皱的衬衫歪斜地搭在他身上,扣着的纽扣有几颗因为翻来覆去的睡姿而散开。柔软的发丝有些凌乱地垂落下来,未戴上眼镜的脸依然美得动人,眯起的双眼透出清澈柔和的神色,甚至显得有一丝奇怪的妩媚。

多像是窗口的晨风啊,带着飘散着的露水。

这是刚醒来的他,也是他最初始,毫无防备的样子。

于是他就真的毫无防备地被裹了起来。

宗司用被子包住了他,顺便也把自己变成了他的被子,整个人也一起盖在了他上面。他昨天睡觉的时候估计没穿睡衣,体温中强烈的荷尔蒙还带着被窝中来自酒精的甜美气味,突然之间将他包围。

呼吸变得稍微有点困难了,而且吸入的又全都是一些会让他沉沦的气息。毕竟这个家伙,永远是一幅让他迷醉的样子。

「你哦,可浪的不行了……」

为了方便守人理解,他干脆直接贴着他耳边,缓慢地一字一顿地说。也许是刚睡醒还没有什么力气讲话,宗司的声音低的近乎呢喃。而随着呼出的热气,让这看似梦呓一般的语句却带上了一丝威胁,直直地灌入他耳中。

「让我想想哦……你要我从哪里开始说起好呢?」

「听你这个开头,总觉得好像要被骗了呢……」

全文链接戳评论……

评论(1)
热度(11)